<acronym id="jdtyi"><strong id="jdtyi"><menu id="jdtyi"></menu></strong></acronym>
  1. <bdo id="jdtyi"></bdo>
    <p id="jdtyi"><strong id="jdtyi"><menu id="jdtyi"></menu></strong></p>
      <pre id="jdtyi"><label id="jdtyi"><menu id="jdtyi"></menu></label></pre>

    1. 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中美制造業貿易結構與利益分配格局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2-22

        摘    要: 基于中美雙邊貿易數據,分析中美貿易額的行業分布對中美制造業貿易結構進行探討,對中美雙方制造業獲利能力進行了對比。結果表明在中美貿易及貿易逆差主要集中的制造業貿易中,中國逐漸形成了出口最終產品進口中間產品的貿易模式,而美國則呈現出口大量中間產品進口最終產品的格局。另外,在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最高的絕大部分制造業子行業中,美國對華增加值出口比率顯著高于中國該比率,表明美國獲利能力較強。

        關鍵詞: 貿易結構; 貿易利益分配; 增加值出口;

        一、引言

        中美貿易失衡作為“全球經濟失衡”的核心內容一直備受爭議,并且導致雙邊貿易爭端和摩擦頻繁發生。2018年中國對美貿易順差達到6335.2億美元,同比增長8.5%,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占美國總貿易逆差額的比重高達47%。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主要集中于第二產業中的制造業,而在農林漁業和服務業,美國則對華保持順差。盡管中美貿易存在較大的貿易差額是不爭的事實,但當前總值統計口徑下的貿易順差是否能夠反應貿易得益還存在較大的爭議。

        新一輪中美貿易戰中,美方堅持認為與中國的貿易屬于“不公平貿易”。美國對華貿易從表象上看的確存在較大的逆差,但各國由于具有不同的比較優勢、要素稟賦及規模經濟,形成了不同的貿易結構、占據了不同的國際分工地位,影響了雙邊貿易利益的分配。因而不能簡單地將貿易順差等同于貿易得益,更不能將貿易逆差的責任直接歸咎于某個國家。由于中美雙方貿易結構以及國際分工地位的不同,貿易順差是否等同于貿易得益,美國是否的確從中美貿易中受損,而中國是否的確從中美貿易中獲取了更多的利益,這些問題仍有待商榷。

        二、中美貿易差額的整體行業分布

        盡管美國對華保持高額的貿易逆差,然而中美貿易額卻較為集中,且主要集中于第二產業中的制造業。相應地,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也主要集中于制造業,而在農林漁業和服務業,美國則對華保持大量順差。制造業出口占中國對美出口總額比重自2000年來一直居高不下,占比超過90%,占據中國對美出口總額的絕大部分比重;服務業方面,美國對華出口占比從2000~2003年有所下降,此后對華服務業出口占對華總出口的比重不斷上升;而中國對美服務業出口占比則一直在5%上下徘徊,并且尚未觀察到有上漲的趨勢。農林牧漁業的情況與服務業情形類似,2014年占比達到了10%。盡管如此,這一比重仍然遠遠高于中國;中國對美農林漁業出口占比最低,自2000~2014年一直低于0.5%。

        三、中美制造業貿易結構

        中美貿易額主要集中于制造業,貿易逆差也主要集中于制造業。在中國對美出口中,制造業出口占比高達90%以上,服務業和農林漁業僅占據很小的一部分。美國對華出口中,盡管制造業出口占比自2001年后有所下降,但截至2018年,這一比重仍然超過了60%。盡管2012年后美國對華中間產品出口占比低于最終產品,但中間產品出口占比仍然高于中國該比重。美國對華制造業出口中,中間產品平均占比高達54%,最終產品僅為46%。而中國對美制造業最終產品出口平均占比高達則73%,中間產品平均占比僅為27%,最終產品始終占據主導地位。在中美制造業貿易中,美國體現出了中間產品出口占比的絕對優勢,而中國則在最終產品出口占比上具有絕對優勢。但自2009年起,兩國制造業中間產品出口占比差距開始有逐漸縮小的趨勢。

        在按照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從高到低的順序排列后,選取了逆差額最高的10個制造業子行業,并對它們的產品結構進行進一步的分析。他們分別是制造業、計算機電子及光學、紡織及制品、電力設備制造、家具制造、機械設備制造、金屬制品、橡膠和塑料制品制造、、化學品及化學制品、基本金屬制造及汽車、拖車和半拖車。在中美貿易中,制造業貿易額占據絕大部分比重,2014年這一占比高達87.9%,且貿易差額也主要集中于制造業,在農林漁業和服務業,美國則對中國保持順差狀態。中國對美國制造業出口以最終產品為主,占比高達64%,而美國對中國制造業中間產品占比為44%,高于中國7個百分點。
       

      中美制造業貿易結構與利益分配格局
       

        在中美貿易中,美國逐漸形成了加工裝配進口中間產品再出口至最終需求國的貿易格局,而美國則表現為出口高附加值中間產品而進口最終產品的貿易格局。分行業而言,這一貿易格局依然存在,并且更為明顯。中國目前尚處于進口中間產品進行組裝再出口的分工格局,處于價值鏈的下游,依賴加工裝配賺取加工費,國內增加值有限,獲利能力較低。而美國則處于出口中間產品而進口最終產品的分工格局,處于價值鏈的上游,對中國出口附加值高、科技含量高的中間產品。中美貿易這一不對稱的貿易結構,決定了我國所能獲取的貿易利益極其有限,導致了不對等的利益分配格局。

        四、中美制造業貿易利益分配格局

        中美貿易中,中國憑借勞動密集型產品生產的優勢逐漸形成了加工裝配進口中間產品出口最終產品的貿易模式,美國則憑借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品的生產優勢,形成了出口高附加值中間產品而進口大量最終產品的貿易模式。中美雙方不對稱的貿易結構導致了貿易利益分配格局的不對等。由于中美貿易額主要集中于制造業,因此本文分別對比了中美整體及制造業增加值出口比率。

        從整體增加值出口比率來看,美國對華的增加值出口比率自2000以來始終高于中國對美國增加值出口比率,2008年中美雙方增加值出口比率差距最小,這可能與金融危機對美國的沖擊有關。整體而言,中美雙方增加值出口比率差距在逐漸縮小,特別是2012年以后,這一趨勢較為明顯。2014年,中國對美國的增加值出口比率為94%,低于美國對中國增加值出口比率低15個百分點。這表明,在中美貿易中,美國在中美貿易中的整體獲利能力較強,我國整體獲利能力近年來緩慢提升,但是與美國相比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近年來,在對美貿易中,我國獲利能力有所提升,但制造業的獲利能力增長較為緩慢。

        縱向來看,中國對美制造業增加值出口與總值出口相比縮減了將近一半,2014年增加值出口僅占總值出口的52%,遠低于美國對華同年制造業71%的增加值出口比率。并且在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額最高的前七類制造業子行業中,其增加值出口比率均顯著高于中國對美增加值出口比率。可見,在制造業行業中,美國對華的高貿易逆差額并不能夠代表中國獲取了更多的利益,相反,在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額較高的行業,美國獲利能力較強。就增加值出口而言,2014年美國對華增加值出口額最高的前三個行業為:計算機電子及光學設備、化學品及化學制品、機械設備制造業。而中國對美增加值出口額最高的前三個行業為:計算機電子及光學設備、紡織品及制品、化學品及化學制品。中美貿易額主要集中于計算機、電子及光學設備制造業,該行業的貿易額占總貿易額的比重高達21.4%,貿易差額也主要集中于計算機、電子及光學設備制造業。同時,該行業也是中國對美國出口額最高的制造業子行業,然而2014年中國對美該行業的增加值出口比率僅為35.8%,同年美國該行業增加值出口比率高達110.3%,增加值出口比率差距明顯。

        橫向來看,2008年以來,中國對美制造業增加值出口比率保持穩定,2014年與2008年相比甚至出現了下降的趨勢。在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額最高的10個制造業子行業中,僅有4個行業,即計算機電子及光學設備、紡織品及制品、橡膠和塑料制品制造、基本金屬制造業的增加值出口比率呈現上升態勢,并且也僅僅是小幅度的上升。其余行業則呈現緩慢下降趨勢,其中化學品及化學制品增加值出口比率降幅最為明顯;反觀美國,2008年以來對華增加值出口比率緩慢上升并趨于穩定,2012年略有下降。盡管2008年美國對華增加值出口比率緩慢上升態勢可能是由于受到20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但即使是就制造業子行業而言,這一趨勢仍然存在。與2008年相比,在逆差額最高的前10個行業中,美國對華絕大部分行業增加值出口比率均呈現出顯著上升的態勢,其中,基本金屬制造、計算機電子及光學設備、化學品及化學制品漲幅最為明顯。

        綜上所述,中國對美制造業增加值出口比率始終高于美國對華該比率,美國從對中國出口中的整體獲利能力更強,而中國的整體獲利能力相對較弱。從時間趨勢來看,中國該比率2008年以來趨于穩定但2012年后有所下降,而美國對華制造業增加值出口比率則自2008年起緩慢上升并趨于穩定,2012年后略有下降。這一趨勢表現在制造業子行業中則更為明顯。在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額最高的10個制造業子行業中,美國對華絕大部分行業獲利能力有所上升,且漲幅明顯,而中國對美僅少部分行業獲利能力有所提升,并且是小幅度提升。盡管在制造業上中國對美國保持大量順差,但是中國從制造業出口中的獲利能力相對美國而言卻較低,且在主要逆差來源行業,美國的增加值出口比率顯著高于中國,中國并未獲取與貿易順差相匹配的貿易利益。如果考慮到制造業中的美國在華的外資企業,則中國從中美貿易中獲取的貿易利益則更加有限。

        五、結論及啟示

        (一)盡管美國對華保持高額的貿易逆差,但貿易逆差卻主要集中于制造業。

        2014年,中美制造業貿易額占總貿易額比重高達88%。在農林漁業和服務業,美國則對華保持順差。

        (二)從制造業貿易結構來看,中國對美出口主要以最終產品為主。

        而中國對美制造業中間產品出口占比盡管近年來有所下降,但依然高于中國對美中間產品出口比重,這一格局在制造業子行業中表現更為明顯。在中美制造業貿易中,中國形成了加工裝配進口中間產品出口最終產品的貿易模式;而美國則憑借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品生產的優勢,逐漸形成了出口高附加值中間產品而進口大量最終產品的貿易模式。雙邊貿易這一不對稱的貿易結構導致了中國從中美貿易中所能夠獲取的貿易利益有限。

        (三)不管是從整體層面還是制造業層面而言,美國對華增加值出口比率均顯著高于中國對美增加值出口比率。

        并且中美制造業增加值出口比率的差距大于整體層面的差距。在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額最高前七類制造業子行業中,美國對華增加值出口比率均顯著高于中國該比率。中國并未從中美貿易中獲得與貿易順差相匹配的貿易利益,相反,在美國對華貿易逆差較高的行業,美國獲利能力更強。如果考慮到美國在華投資的制造業企業的利潤回流,中國所能夠獲取的貿易利益則更加有限。

        因此,在當前中美貿易摩擦頻發的情形下,我國不應僅僅注重貿易量的提升,而應當提升出口產品附加值,注重出口產品質量,提高自身在國際貿易中的獲利能力,這不僅有利于我國對外貿易的轉型升級,也有助于減少中美貿易摩擦。整體而言,美國在中美貿易利益分配中處于有利地位,美國以美中貿易逆差沖擊美國國內就業為由,試圖通過貿易保護保護本國經濟實非明智之舉。在貿易戰中我國應針對美國優勢產業及產品予以精準還擊,并采取相關措施以應對貿易戰的升級。

        參考文獻

        [1]張詠華.中國制造業增加值出口與中美貿易失衡[J].財經研究,2013,39(2):15~25
        [2]王嵐,盛斌.全球價值鏈分工背景下的中美增加值貿易與雙邊貿易利益[J].財經研究,2014,40(9):97~108
        [3]葛明,趙素萍,林玲.中美雙邊貿易利益分配格局解構——基于GVC分解的視角[J].世界經濟研究,2016,2
        [4]任志成,巫強,楊帆.國際貿易利益測算問題研究動態[J].經濟學動態,2013,9:144~152
        [5]曹明福,李樹民.全球價值鏈分工的利益來源:比較優勢、規模優勢和價格傾斜優勢[J].中國工業經濟,2005,10
        [6]呂婕,向龍斌,楊先厚.全球生產網絡下中美貿易利益分配影響因素分析[J].中國地質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13(1):103~107
        [7]林玲,余娟娟.全球要素分工與中國出口貿易利益研究[J].國際經貿探索,2012,28(6):36~45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五福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